首页 今日热点内容详情

行走上海(一)最后的老城墙

2023-01-24 16 admin

说起城墙,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北京、西安、南京这些历朝古都。殊不知,城墙一度也曾是上海城市发展变迁中的“标配”。从抗击倭寇、小刀会起义、到老城厢成型,城墙的兴废见证了申城古代和近现代史上的一次又一次重大的历史事件,与社会生活息息相关。那么,如今上海最后的老城墙又在哪里呢?

行走上海(一)最后的老城墙行走上海(一)最后的老城墙

78岁上海爷叔温举珍的书房里,塞满了他在过去41年里淘来的各种宝贝,有他淘来的700余份上海地图;还有他蹬着28寸“老坦克”,四处游历“丈量”出的一本本笔记。最让他得意的,是27年前,他用5天时间骑行308公里,将当时散落在上海9个区的11处古城墙遗址挨个测量了个遍。

根据记载,自唐天宝十年华亭设县起,上海地界内先后有过36座城墙,成为抵抗倭寇侵袭的坚固屏障。如今上海留存最久的古城墙遗迹,在嘉定区嘉定镇内,已经矗立了800余年。

行走上海(一)最后的老城墙行走上海(一)最后的老城墙

嘉定区嘉定镇街道社区党群服务中心主任曹静介绍:“西城墙跟南城区结合起来,就是嘉定城墙的遗迹,两段长度总共在240米左右.”

明初,嘉定已经发展成棉花种植和纺织重镇,而始建于南宋时期的嘉定城墙,就起到了防倭寇护百姓的重要作用,据记载,明代嘉定城墙长7.5公里、高约9米,如此规制的县城墙在江南地区实属鲜见。坚固的城墙间,还辟有东南西北四座水关,保证船只往来。如今,沿着保留下来的护城河,可以一探昔日嘉定城“十字加环”的格局,而唯一完整呈现的“南水关”则是上世纪90年代,在原址上重建的。

行走上海(一)最后的老城墙

更多的老城墙们,已在城市变迁中难觅其踪。如果在中心城区,也想要去考古城墙旧址,坐上11路公交车,是个不错的选择。

1912年,上海拆城,被填筑的护城河,形成了今天的中华路、人民路。奔跑其上的11路环线,基本上就是沿着原来上海县城的城壕,绕城一周。虽然绵延的城墙不复存在,而老西门、小东门……这些曾经的城门名,则变身为地名使用至今,承载起一段段城市记忆。

行走上海(一)最后的老城墙行走上海(一)最后的老城墙

从“小北门”站下车,就来到了大镜阁。20世纪初,随着上海县城内外各类联系日益频繁,老城墙无形间影响了老城厢的发展,1911年,为拆除城墙设立的“事务所”就设在了大镜阁关帝殿,这也意外让大镜阁连同其下的30米左右城墙被保留了下来。400多年间,这里历经了烽火、见证了老城厢的变迁,也成就了“沪城八景”中“江皋霁雪”的盛况:“‘江皋霁雪’中的‘江’指的是吴淞江,也就是现在的苏州河,雪后天晴了,你登到大镜阁上面往北看,一片白雪皑皑,场面壮观。”原黄浦区档案馆研究人员景智宇说到。

行走上海(一)最后的老城墙

通过”海派考古“的挖掘,斑驳沧桑的老城墙们,成为了现成的博物馆和历史课堂。

2018年,嘉定贯通了环城河步道,串联起“南水关”、“南城墙”等多个名胜古迹,亲水漫步间,也可触摸厚重的人文积淀。

奉贤区,也围绕奉城的古城墙、古城门展开了“明城新月”更新项目,如今已启动周边街坊动迁工作,700岁明代古城池将焕发新生机。

行走上海(一)最后的老城墙

作为“过来人”的温举珍希望,人们都能去这些岁月深处的老城墙走走看看,也会唤起心底更多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看看新闻Knews记者:戴晶磊 师玉诚 摄像:屠佳运 夏祺 编辑:由由酱 实习编辑:汤瑷玮)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